rightmyself

树洞 碎碎念 记录

我知道无关经紧要的人不值得我费神,所以我把所有的好脾气都给我认为的好朋友。到头发现原来在人家的世界里我有多么无关紧要,我真是自作多情的可笑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