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ightmyself

树洞 碎碎念 记录

  今天才看到春晚讲姥姥的那个节目,想起我的姥姥姥爷。
  我在姥姥姥爷身边长大。
  我放学了书包都来不及放下就跑到地里,远远的看到我姥爷的脑袋,我边喊着姥爷边跑过去和他一起挖野菜。每次赶集姥爷都给我买图画书,现在老家的柜子里还是满满的图画书。我姥爷在园子里种菜,每周都要连着水泵浇园子,隔壁的老头看我家浇他也浇。冬天我跟着姥爷屁股后头进煤棚子取煤。姥爷用铁锹给我堆雪人,用碗拌糖给我冻冰吃。姥爷最爱吃干豆腐,芝麻糖和酥糖,最喜欢看体育节目,新闻联播和海峡两岸一天都不落,睡觉前先听半小时半导体。最爱看书,他不会汉语拼音,不认得的字还会让我查字典。
   妈妈去上班,姥姥为了哄我,带我在老郑家屋子后画老丁头。我喜欢给我的小娃娃做衣服,姥姥给我收集了一堆布头。姥姥爱种花,屋里屋外,院子小石路边上都是花,除了冬天我家总能看到花。因为一块地是种菜还是种花姥姥和姥爷还打过架哈哈。每年过年会有各种小罐头,她都藏起来,之后每个礼拜给我变出一罐来吃。家里豆角成熟,姥姥把煮熟的豆角粒穿成串给我带在手腕和脖子上我转圈吃。睡觉前我和姥姥互相抓后背100下。后来初中我们住了楼,我每天放学都能看到姥姥在窗口望,我回来晚一点她都担心,初一到高三天天如此。为了不让我看电视他俩陪我玩扑克。
  我最后见我姥爷是要今年十月,他心衰住院,我回学校我说姥爷我半个月后就回来看你。他说走吧走吧,加小心啊,注意安全。
  我最后见我姥姥是在高考前两个月,她已经瘦了很多,看到我想了一会才认得,她说冰箱里有吃的。
  姥爷满屋子的书还在,姥姥种的青石山也开了花,二老的楼已经张贴出售,老房子变了样也着手在卖了,人也不在了。
 
 

评论